追蹤
高傳真視聽(音響技術)
關於部落格
世界知名的音響銘機除了倚靠人耳測試外,還要通過重重儀器測量。器材評論亦如是,除了用精準的文字描述人耳聽覺的感知,更要以儀器測試數據作為佐證。高傳真的評論本持一貫實事求是的精神,力求在評論文化越來越浮誇的年代,作一本值得兩聲道、多聲道,耳機、電腦訊源玩家信賴的專業雜誌。共勉之。
  • 367657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3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大音希聲,大象無形 HIFIMAN HE-1000

 形式:場極式平面振膜耳機
頻率響應:8Hz – 65kHz
平均阻抗:35Ω
效率:90dB
建議售價:請洽代理商
代理商:世貨(02-8768-1121)

文/林家樑


 
        「不要太吹捧技術,也別把設計師給造神了,耳機實際聽起來如何才最重要」。我從未忘記HIFIMAN老闆兼總設計師邊仿博士曾經這樣對我說過。
        今年年初,邊仿博士帶著他剛在北美發表的HE-1000試作機來到本刊,讓我搶先一聽這款即將量產的全新旗艦。席間,邊仿博士聊起他身為一位音響迷、耳機迷與音樂愛好者的個人遍歷,講起他在美國求學期間,為何會從奈米科技跨足到耳機設計?還談到他是如何在短短幾年之內,讓HIFIMAN從無到有,迅速成為全球知名耳機與隨身訊源品牌?當然,邊仿博士也跟我分享了這款最新旗艦平板耳機HE-1000的設計理念與獨到之處。在簡單試聽過HE-1000之後,我忘了說了什麼,想必是些讚美之詞,邊仿博士聽了,沒特別高興,反而請我別把設計師想得太神,別把技術看得太重,一切還是以聽感為準。就憑這段回應,讓我更加欽佩邊仿博士的虛懷若谷,也讓我了解到HIFIMAN的成功,祕訣無它,就是實事求是,窮盡一切努力,只為音樂。
 
奈米振膜與非對稱磁鐵結構
        這支HE-1000首見於今年美國CES大展,是邊仿博士耗時四年研發的自我挑戰之作,其振膜不只改寫場極式耳機的薄度紀錄,而且還達到驚人的奈米等級,厚度遠低於0.001mm,質量極輕,內損極低,音質通透度、清晰感與解析力當然能再創巔峰,完全凌駕靜電耳機之上。
        在邊仿博士參訪本社當時,以及後來在台北典藏藝術餐廳所舉辦的HIFIMAN新品正式發表會上,他都提過當今科技要製作奈米級振膜並不難,難是難在這麼薄的振膜,該如何兼顧音響動態所需的韌性?其次,就聲學物理來看,如果振膜面積不夠大,低音就難以被呈現;若把振膜作大,這麼薄的大面積振膜又該如何生產,如何組裝,如何確保今後不受溫度、濕度甚或靜電影響,這些都是難上加難之處。詢問邊仿博士HE-1000是如何解決渠等重重困難,他自然不會明確回答,畢竟這些全是江湖一點訣的專利技術。倒是在開放式耳筒的機構與驅動磁鐵的結構方面,邊仿博士透露較多細節。邊仿博士說道,奈米級振膜只能作開放式設計,若作密閉式,耳殼回彈的聲波勢必會嚴重干擾振膜運動,甚至導致單體破裂。問題是開放式耳殼該如何個開放法,開孔方式、造型、材質,都會影響最終聲音表現。在CES時,HE-1000原型機是採直條狀柵型框架作開放設計,不過,因為輿論普遍反映美感欠佳,再加上邊仿博士後來找到對音質更有助益的振膜安裝方式,更適合採橫條狀造型,因此,最終版本才會改弦易轍。


        在驅動磁鐵的結構方面,由於場極式耳機的發聲原理是將線圈貼在平面振膜上,一般情況,振膜兩側要施以磁鐵才能作驅動發聲。HIFIMAN過往標榜在振膜導電層上擁有獨家技術,只需單邊安裝永久磁鐵就能直驅,如此一來,便可減少磁鐵造成單體繞射失真的可能性,也能減輕耳機本體的重量,間接增加配戴舒適度。不過,HE-1000因為單體特薄,振膜面積又大,必須得動用雙層磁鐵結構才能妥善驅動,如此一來,就得面對前文所述的繞射干擾。為此,邊仿博士特別開發所謂的「非對稱磁鐵結構」,位於振膜前方的釹磁鐵條特別細,每根寬度僅2mm,幾乎不會影響聲波傳遞,若有影響,也只是16kHz以上的頻段,業已超過成年人平均可辨頻率之外,對聽感判斷影響也就微乎其微。
 
一兼二顧的橢圓形耳筒
        除了與電聲表現直接相關的振膜質材、磁力結構有大幅進化之外,HE-1000在整體造型設計也打破過往HIFIMAN均為圓形耳筒的慣例,改採盾牌似的橢圓形設計,既可安裝更大面積的平板振膜,也更合乎人耳形狀與人體工學。配合麂皮質材的大面積頭墊,以及內襯絨質,外圈皮革,久戴也不燠熱的大型耳罩,我輩樂迷將可在舒服無壓的佩戴舒適度下,聽得自然舒張的聲音包圍感。
        儘管說造型美醜與否乃屬見仁見智,我個人是還挺喜歡HE-1000揉合金屬、木質、皮革等材質於一身的摩登設計感,略帶工業風,又不失高雅,在各家旗艦耳機當中,辨識度非常高。
        值得一提,HE-1000的接線端子改採2.5mm TRS介面,取代
HE-560之前所使用的工業用射頻插針端子,更方便用戶拆卸與換線升級。每套HE-1000,原廠都會附上3條耳機導線,都是單晶銅鍍金銀合金導體,其中有2條為3米長,其一是6.3mm Phone端子頭,另一條是四芯XLR平衡插頭。另外,就是1.2米長的3.5mm立體聲端子頭。
 
如臨現場般的音場環感
        根據原廠標稱,HE-1000的頻率響應範圍為8Hz-65kHz,阻抗為35歐姆,效率90dB,除了頻寬高低兩端音域更加飄逸、深沉外,其阻抗、效率值都與我個人收藏的HE-560一樣,同屬中低阻抗,中低效率耳機,理論上,應該不至於太難推。真的是這樣嗎?如果各位有讀過我在本刊400期所寫的HE-560評論一文,或親身玩過HE-560這副耳機,就會曉得它對於耳擴的電壓擺幅與電流輸出能力都有極高需求,而且還不能只靠蠻力硬推,失真特性也有嚴苛要求。當時,光是尋找一部大電流輸出、高電壓工作,又能保持超低失真特性的耳擴就讓我吃盡苦頭,這回HE-1000又會怎樣折磨我呢?
        代理商為了讓我試聽方便, 特地寄來一部型號為「EF1000」的管晶混血耳擴的試作機供作搭配HE-1000使用。除了EF1000之外,我曾先後以DA&T HA-3、KingRex HQ-1、Audio Alchemy HPA V1.0、Rudistor rp-030與darTZeel LHC-208等特質不一的耳擴侍候HE-1000。至於對照組耳機,就以HIFIMAN HE-560為主。
        採用6支6922真空管前級電壓放大,24只功率晶體作純A類電流放大的EF1000,每聲道可輸出8瓦,就耳擴來說,這是非常可觀的推力,別說驅動HE-1000,真要推起AKG K1000這款著名的「吃電怪獸」也不成問題。在推力如此富有餘裕的EF1000驅動下,HE-1000盡情發揮超大面積平板振膜單體應有的大音像、大音場、大動態、大開大闔,大鳴大放等數大就是美的聲音美學,面對強弱輕重對比再如何誇張的樂段,也都能像喝水、呼吸等本能反應一樣輕鬆帶過。談笑風生間,不僅能展現出遠勝傳統動圈耳機的密度感、扎實感與重量感,還能營造出媲美靜電耳機般的寬鬆感與透明度,音場縱深與遠近層次格外井然有序,音壓包圍感更是舒暢綿密,滴水不漏。更厲害的是,我完全聽不出任何單體聲音直衝耳膜的指向感,音像、音場並非建立在腦海中,而是顯像於額頭前,環繞於頭部四周,彷彿音樂是從四面八方傳來般立體,任何唱片聽來都有假人頭錄音的臨場感受。要不是身體缺乏低頻聲波共振的體感,否則,閉起眼睛,壓根不像在聽耳機,反而更像是置身於錄音現場般活靈活現,自然而然。

對於耳擴的要求更加友善
        絕佳的靜電耳機系統也曾給我絲毫聽不出單體指向性,彷彿在聽現場音樂般的音壓張力包圍感。可是,不管是Stax,還是Sennheiser,或任何專攻靜電耳機技術的廠牌製品,從未有一副靜電耳機給我EF1000所能營造的豐厚聲底,甚至綜觀傳統動圈式耳機,也沒有幾副能夠與HE-1000質量均優的低音聲部表現能力相抗衡。
        您或許會以為HE-1000低音聲部表現之所以那麼好,都是因為我動用了HIFIMAN為自家旗艦量身打造的大功率輸出耳擴EF1000的功勞。實際上,就算我換上輸出功率不高的Kingrex HQ-1來推,依舊能聽到同等穩若泰山的低音聲底,差別在於低音的動態幅度沒那麼誇張,動態對比沒那麼生動,也就是越高功率驅動下,HE-1000的暫態特性會更出色,差別僅此而已。由此可知,HE-1000本身就是一款厚聲底耳機,而且是一款得力於振膜面積夠大,低頻才能那麼輕鬆自然,無壓迫感的厚聲底耳機。只是我始終想不透,為什麼這麼大面積的振膜,低頻反應速度還能那麼快?與中高音樂段也不聞盆分裂失真的上下斷裂感,完全違背了物理法則,卻也凸顯出HIFIMAN在場極式耳機技術的發展已超越其他廠牌太多。
        HE-1000不只是低音質量無須大功率耳擴驅動,各方面音響性表現也都不像HE-560極需慎選耳擴才能推得好,任選一部耳擴驅動,均能推出符合比例原則的三頻協調感與音場平衡感。換言之,HE-1000對於耳擴的友善度變高了,無須高功率,大推力耳擴也能將HE-1000給推好,推滿。
 

像辛諾波里一樣精雕細琢
        早在用EF1000分別驅動HE-1000與HE-560作試聽對照的過程中,就已經發現HE-1000的整體效率更高了HE-560轉到1點鐘方向時的音壓級,HE-1000只要轉到11點鐘方向即可。這也意味著要替
HE-1000選配後級,驅動力不再是第一要件,耳擴本身的失
真是否夠低,反應是否夠快,透明度是否夠高,處理弱音樂段的微細節、微動態是否夠謹慎細膩,反而才是重點。其次,因為HE-1000與HE-560的聲音走向同樣有擺脫早年HIFIMAN耳機較為陽剛雄偉的作風,改走細緻優雅的柔美風格,搭配EF1000這種大鳴大放的耳擴固然有剛柔並濟,陰陽調和的互補效果,若換成更為講究氣質、韻味,而非規模、氣魄的耳擴,則能與HE-1000更加氣味相投。
        我個人最滿意的搭配有二,第一款是Rudistor RP-030,這是雙單聲道架構的晶體耳擴,輸出電壓達高33Vpp,推起HE-1000,動態幅度、對比,音場縱深、定位,各方面音響性都不遜於EF1000,音色濃淡、明暗階調的細膩度與音樂美感韻味卻更迷人。除此之外,KingRex HQ-1輸出功率雖然不高,推起HE-1000,音場規模仍舊有模有樣,遠近層次更加櫛比鱗次,分離度也更為條理分明,器樂與人聲的紋理更加清晰,等於是一款能凸顯HE-1000奈米振膜清透特質的耳擴。
        不管是用Rudistor RP-030還是KingRex HQ-1,我從未聽到「混沌未明」、「含糊帶過」的聲音,在聽辛諾波里指揮德勒斯登國立管弦樂團的《貝多芬:第九號交響曲「合唱」》(DG 453 4232),HE-1000乃展現出心理醫師般的知人善任,完全掌握整首曲子的情緒起伏。再如何微小的聲響差異,也能展現出手術刀般的精準獨到,解剖出藏於音符與音符之間,科學儀器也難以偵測的音紋細節。第一樂章高潮處定音鼓的滾奏,第二樂章開頭定音鼓的獨奏,光是鼓聲動態解析的逼真感與實體感,業已完全說服我這是一款可以作為混音工作時的參考,作為評鑑唱片時借鏡的耳機。最後第四樂章器樂與人聲的合唱、合奏,質感之寫實,動態之寫真,音場、氛圍之寫意,不禁讓我思考要達到如是效果的兩聲道,需要多少預算?又得花多少心力去調整喇叭與空間聲學的關係?這樣想想,HE-1000的價格其實非常合理,不是嗎?
 
是顯微鏡,也是照妖鏡
        行文最後,必須跟各位說,縱使我對HE-1000的評價非常高,高到很想稱讚它是「當今最佳耳機,沒有之一」,可是,我也很討厭它,討厭它那顯微鏡似的解析度與照妖鏡似的訊源反應能力,屢屢讓我聽到許多曲子混音時的剪接痕與瑕疵處,甚至連和音歌手誰在打混,也都聽得一清二楚。很多時候,我寧可選擇聽不到這些細微的不完美處,聽起音樂,反而會更愉快。
        擁有一支解析力太高,聲音太透明,質感太逼真的耳機,也真是令人苦惱啊。


揉合金屬、木質、皮革等材質於一身的摩登設計感,略帶工業風,又不失高雅,在各家旗艦耳機當中,辨識度非常高。


HE-1000的接線端子改採2.5mm TRS介面,取代HE-560之前所使用的工業用射頻插針端子,更方便用戶拆卸與換線升級。
 


HE-1000設有保護網,可保護平奈米級平面振膜不沾粉塵等外物。


內襯絨質,外圈皮革,久戴也不燠熱的大型耳罩,配戴舒適度極佳。


符合人體工學,且高透氣的麂皮質材大面積頭墊能分擔頭部壓力。


(出處:高傳真視聽411期內容版權所有轉貼請詳載)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